公立學區以冠名權換高額捐款? 學區總監媚商行徑惹爭議

錢美臻 綜合報道

賓州阿賓頓學區(Abington School District)近期因打算接受億萬富翁施瓦茨曼(Stephen Schwarzman)高額捐款,讓轄內的”阿賓頓高中”重新命名成為”阿賓頓施瓦茨曼高中”(Abington Schwarzman High School)一案,受到外界關注。儘管冠名案因學區家長強烈反對而胎死腹中,但近日爆出學區總監對家長和對贊助人”各說一套話”的姿態,更令外界譁然。

賓州阿賓頓高中的冠名贊助案引起社區關注。學區網站圖

私人股權投資公司黑石集團(Blackstone Group)首席執行長施瓦茨曼,是阿賓頓高中1965年的畢業生。身家高達124億美元的施瓦茨曼,在今年二月宣布將捐出2500萬美元給阿賓頓高中,為該校打造一個嶄新的科技中心,並翻修這個從上世紀50年代便啟用的高中。

但這個將打破美國公立高中接受到最高額的單一捐款,研議過程中卻一波三折,學區駁回了公開協議中,黑石集團捐款的多項附加條款,諸如:須在學校六個入口掛上施瓦茨曼的名字,在學校顯眼處設立其自畫像,需批准相關的建築設計,需以施瓦茨曼的兄弟來命名建築中的其他空間,且須遵守嚴格的保密協定。

但學區理事會在三月的秘密會議中,在沒有通告學區家長的情況下,通過了阿賓頓高中冠名案,很快引起了學區內的家長對”商業入侵學區”的憂慮與反彈。因此學區理事會在四月對先前通過的協議案表達歉意,並重新批准另一協議案,不但附加內容少了許多,也不再把高中冠名列入協議中。

阿賓頓學區總監司寇(左),黑石集團首席執行長施瓦茨曼(右)。網路圖
媒體披露司寇寫給施瓦茨曼的電郵。網路圖

黑石集團稍後在其企業官網回應指出,施瓦茨曼將向母校捐款2500萬美元,用以”典範轉移”(paradigm shift)來倡導學校和捐款人,如何接受私人捐款支持公共教育項目。

表面上狀似該起事件已圓滿落幕,學區在尊重家長反對意見下,在沒有”出賣”冠名權的情況下,仍然獲得了高額捐款。但此事件卻在應該落幕之際,經由兩家媒體向學區提出”知情權請求”,得到了學區總監和捐款企業主的通聯電郵內容後,引起了軒然大波。因為這些曝光的電郵顯示,一旦有大筆私人捐款挹注公立學校,或許將造成原本應該把納稅人權益置於第一順位的學區官員”忠誠分裂”(divided loyalties)。

這起事件中,阿賓頓學區總監司寇(Amy Sichel)在二月後與黑石集團討論捐款細節中,於電郵內提出多個重新命名高中的校名建議,並表示將維護校區內區域命名和冠名項目。但在學區家長反對冠名案後,司寇於3月30日對社區發出公開信表示,學區知道,即使在閱讀過這封信後,有些人可能會不同意這項決定,會不支持校名變更一案。這絕對是您的權利,我們尊重您的意見。

但司寇在3月31日寄給施瓦茨曼的電郵中,向施瓦茨曼致歉,且表達她對思慮不周的人會反對冠名案的驚訝和失望。司寇於信中寫道,她寫這封信,是為了那些對施瓦茨曼慷慨贈與做出不洽當回應的社區成員和校友表達歉意。施瓦茨曼只是想幫助所愛學校的慷慨行為遭人質疑,她感到震驚和失望。她對此深感悲痛,並擔心那些思慮不周的人傷害了施瓦茨曼。

這些電郵的曝光,讓學區家長更為憤怒,學區家長、律師塞萊(Gabrielle Sellei)在看了司寇的電郵後表示,司寇是學區官員,領著納稅人給的高額薪水,她唯一該關注的應該是學區內的孩子。但很顯然的,她是在為施瓦茨曼工作,而不是為學區孩子工作。因為那些電郵可以看到,司寇關心施瓦茨曼的感受更甚於其他。司寇在2016-2017年的年薪是31萬9749美元,是賓州最高薪的學區總監。

當這些電郵於5月11日曝光後,有兩個孩子在此學區的家長沃爾茲(Vince Volz)和1/3的畢業生,已致信給學區理事會主席要求開除司寇。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