衞生部副助理部長林元清參訪納瓦霍族

衞生部副助理部長林元清醫師,率團訪問Navajo Nation , 納瓦霍族。3/28-3/30,2018

我在八月二十一日被川普總統任命為衛生部副助理部長,同時主管少數族裔的健康醫療.
在九月初我和當時的衛生部長普萊斯一起到奧克拉荷馬召開全國印第安人顧問會議,全國各地的原住民領袖與衛生部的官員討論印第安人醫療的改革和需求,那時Navajo Nation 納瓦霍族的President 總統Russel Begaye 羅素比皆前來找我,希望我能前往參訪納瓦霍族,希望能夠改善他們的醫療。我也答應了,但是衞生部的事務繁忙,今年一月中,比皆先生再來華盛頓拜訪我,約定了今年3月29,30日的訪問,又透過納瓦霍族駐華府的代表,安排了詳細的行程。

我和衞生部印第安醫療的醫務主任麥克拖第醫師,我的資深顧問巴克斯博士及我的特別助理山姆吳一行四人在三月二十八日下午飛離華府,到達新墨西哥州的首府阿勃庫奇市,再開四小時的車程前往Gallup, 住進旅舍。次日3/29清晨,驅車前往亞利桑納州纳瓦霍的首都窗戶岩市,一路上風景甚美,窗戶岩(Window Rock) 也是名符其實。

我們和他們的President Russel Begaye 在上午八點鐘見面,在President 的會議室,先由比皆先生介紹他們族群的詳情及所面臨的挑戰及前景,美國國內有573個聯邦政府認定的印第安人族裔及居所,納瓦霍族為在美國擁有土地最大的族群,他的領地約為二萬七千平方英里,座落在新墨西哥州,猶他州,亞利桑納州及柯羅拉多州。,比美國包括西維京尼亞的十個州都還大,約有三十五萬人口。首都在Window Rock 窗戶岩。政府的組織健全,有總統,副總統,國會,還有包括,衛生部教育部,司法部,財政部,交通部等二十多個部會及十個行政區,在一百五十多年前,他們幾萬個族人,被美國的部隊駆趕離開家園,遠行走到新墨西哥州的東南邊貧脊的地方居住,沒有食物,無法耕作及放牧或打獵,許多族人因此而餓死或涷死,在1868年,才和美國簽訂合約。全族人再步行回來,成立了Navajo Nation ,納瓦霍族。當時Long Walk 回來,只剩下一萬族人,今年剛好滿一百五十年,他們的人口也增加到三十五萬人,定居在由四座聖山圍繞而成二萬七千平方哩的平原。

接著由衛生部長報告他們的醫療概況,公共衛生的執行及預防醫學的努力,他們的疾病:每五個人有一個確診為糖尿病患,三分之一的人有高血壓,近一半的人是有肥胖的症狀。
死亡原因最高的為意外死亡及自殺22%, 癌症佔12.7%及心臟病12.5%,糖尿病及肝病佔第四及第五位
族群內共有十家醫院,五家為聯邦衛生部印地安醫療組負責管理,另五家由當地納瓦霍政府自己經營(稱為638hospital)

聯邦政府己有五年增蓋五所醫院的計劃,其中一項Kayenta 醫院已經完成,其他四所醫院計劃在五年內撥款七億六千萬美元完成另四所醫院。接著他們的經濟部長談到經濟及就業機會的開發,他們有260所中小學,八萬五千名學生,每年約有五千名高中畢業生,但是許多的畢業生在平均英文及數學大多不到小學五年級的層度,很少數人能夠進入社區學院,29%的高中生有自殺的傾向。

最後討論到管理醫療的進度及所面臨的風險。比皆先生更要討論將來在納瓦霍成立醫學院的可能性及對職業訓練的須要。我則提出類鴉片及毒品汜濫的防治及預防醫學,早期診斷及治療的重要性,希望能夠和聯邦衛生部合作來降低意外死亡,毒品及青少年自殺率的防治。我也是希望他們能夠對初高中的學生,有在校或是暑期職業訓練的流程,讓學子們能夠有在醫院或職場工作的經驗。
中午我們雙方的政府官員則在附近的Quality Inn 旅館的餐廳簡單的用餐。

餐後我們一行人再驅車前往在Ft Defiance 的Tsehootsooi Medical Center, 這是一所52床的醫院,638當地政府自營的醫院,迎接我們的是代院長Dr Michael Tutt, 他也是風濕専科醫師,醫院雖小,卻五臟俱全,MRI , 開刀房,急診室,產科都有。更有完備的Wellness Center , 健康生活館, 設備齊全,也有全套的糖尿病防治中心。留置醫護人員及員工也是他們最大的挑戰。接著我們又開了一個小時來到Tsaile的Dine’ College, 這個社區學院已經成立了五十週年,副總統Jonathan Nez 和校長Charles Roesell 在會議室接待我們,是印第安保留區最早的一所社區學院,他們詳細的介紹學校的歷史和課程,也邀請學生來與我們對談,我用了一段納霍瓦族語與他們交談。有一個女學生談到她父母在她六歲時車禍雙亡,成為孤兒的她一路奮鬥的心歴路程,在這𥚃包括車禍的意外是佔死亡率的第一位,

接著副總統接待我們前往參加他們一年一度的Food Summit 飲食峰會,介紹納瓦霍族人製作食品的方法,甚為可口。再開車回窗戶岩市。總統Begaye 在那𥚃設宴款待我們,同時邀請了教育部長及國會議員及辦公室主任和急診室主任做教育及醫療的圓桌會議討論。重點在於醫護人員的欠缺,希望能夠有更多的職能訓練,早期的醫院實習及職員住宅的欠缺,也討論到高中生畢業後的出路及預防醫學及早期疾病的診斷及治療。比皆先生更再強調希望能夠有醫學院的設置。回到旅館己是晚上十一點多。

次日3/30日清晨由Gallup 市開車兩小時前往Arizona 的Winslow市,來到Winslow Indian Health Care Center . 院長及護理長及醫務主任來迎接我們,在會議室做了簡報,我也用納瓦霍語作開場白,他們都很高興及驚訝。他們的青少年職能訓練做得很好,培育了不少醫護人員,也有很好的奬學金制度,糖尿病防治中心也是設備完善,預防勝於治療。老的建築己有五十多年,很多醫護人員是在那裡出生的,新的醫療門診中心及緊急醫療中心也是設備完善,各科醫師都有,他們的糖尿病防治中心也做得很好,那𥚃我遇到一位去年剛來上班的復健訓練師,是當地的高中畢業後進入亞利桑那州立大學讀完後來這裡服務,他說他就讀的高中。他那一年,有三百位畢業生,但是只有五六個人進入社區學院就讀。我想那沒有上大學的二百多位畢業生,恐怕大半都失業吧?還有印地安人的傳統醫療,印象深刻。這個醫療中心,員工工作努力,向心力很強,也保存了很良好的納瓦霍族人的傳統。

依依不捨的告別了Winslow Indian Health Care Center .及其員工,我們又開了四個小時的車程,來到新墨西哥州的首府阿勃庫奇市,搭上飛機,離開了拜訪了三天的納瓦霍族。印地安人族群的健康和醫療,不是三言兩語就説得完,我們有很多的努力要做,是要用心的來完成了。

林元清醫師,寫於洛杉磯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