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清吧!美國健保是特權不是人權

錢美臻 洛杉磯

國會下週即將就新一輪的卡西迪-葛蘭姆廢除法案(Cassidy-Graham repeal bill)進行投票,但上週五(9月22日)亞利桑納州聯邦參議員麥凱恩(John McCain)已高調宣布,反對廢除「患者保護與平價醫療法」(Affordable Care Act,俗稱”奧巴馬健保”)。美國的健保修法戰爭,從去年總統競選期一直打到新總統川普都上任8個月,仍然沒有定論,看來到川普上任一年或許仍將持續歹戲拖棚。

亞利桑納州聯邦參議員麥凱恩(圖中)宣布反對奧巴馬健保。CBS電視台圖

坦白說,在這場修法戰爭中,美國民眾應可清楚看清楚一個真相,就是國會議員們其實根本不關心,那群需要自己買健保10%左右美國人民的死活。

因為不關心,所以議員們甩出一個比一個更爛,更不負責的”健保修正案”,反正放入議事程序中拖時間協商表決,就可以對人民交代議會是有在工作的。但一個基礎不穩、內容不切實際的法案,怎可能強行通過,最終只能等著胎死腹中,浪費一兩個月的議會時間,轉眼間很快就要到年終休會,又可名正言順拖到下一個會期再來混時間。

美國鄉村與都會民眾健保覆蓋率。凱薩家庭基金會統計

在美國50%的民眾透過企業或政府機構的工作單位,擁有健康保險,30%左右的人士享受政府提供的低收入戶健保服務。而有10%多的民眾是持續沒有買健保,而約有7%-8%左右的美國人,是會自己購買健康保險計劃。

所以,國會吵來吵去,其實真的會受這個法案影響的民眾,加上未來潛在會自行買健保的人,最多就是10%的美國人,等於大概3000萬的人民,如果分散50州來看,等於每州60萬人,在打散到每個議員的選區,換言之就是可以忽視的”少數族群”。而財力雄厚的私人健保公司,可透過華府強大的政治公關來遊說兩黨議員。在這種大環境之下,每兩年就要募款選舉的國會議員,自然會從選票和鈔票中擇取平衡點。

需要自己購買健保計畫的美國人,多數是自雇者(self-employed)、專業個體戶、無業者、甚至因疾病離開公司健保計畫的人。所以歐巴馬健保的設立,最大受惠族群是過去被健保公司所拒保的有病史的人,但這也是這個法案設立”慈悲”的宗旨,就是99%的健康人來幫助1%的病患。

可是,坦承來說歐巴馬健保的執行是個惡夢。首先,這個法案奠基在每個人,都必須把稅前10%收入用來貢獻健保系統。無論是直接繳保費,或是高薪族群的增加稅率。不合理的讓美國人隱形增稅10%。其次,法案規定政府須監督私人健保公司的支出,要讓80%的保費用於醫療支出,保險公司只有20%可做盈餘和行政費用。但可想而知,政府的監督能對比企業的作帳嗎?因此當然保費會節節高漲,但政府卻無力遏止。

其實從過去數個提案當中,可以看到是有想根本解決美國健保問題的提案。諸如2010年時,最初國會是希望把當前提供65歲以上退休人士的聯邦醫療保險計畫(Medicare),擴大為可讓所有無醫保者加入的方案。但這等於是讓一半左右的美國人,都使用政府提供的健保。可是這將大幅影響私人健保公司的利益,可想而知國會議會是不會通過此類將動搖”健保大企業”根基的法案,因為健保公司若大幅裁員,影響的可是美國的整體經濟。

所以別抱著太大期待了,美國要想真正做到健保改革,除非能有一任總統能大刀闊斧的說服兩黨議員,提出一個真正能讓美國健保醫療體系健康運轉的法案,否則,健康保險在美國只能是”特權”(privilege),而不是”人權”(right)。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