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受害人含泪控诉 “我只是他的玩物”

庞可阳 洛杉矶报道

5日下午,JC与家人、朋友们一同离开法庭。庞可阳摄

“我恨泰式奶茶加冰淇淋,因为那会让我想起15岁那个周末,他给我买了泰式奶茶加冰淇淋后,带我去看一场R级电影。电影中很多情色场面,隔天他特地打电话问‘是否激起了我的性欲’。他还常常在公园中问我对胸部和臀部的看法。” 前洛杉矶小马队华裔队员JC,本月5日在洛杉矶刑事法庭陈述他的篮球教练黄东尼(Tony Wong音译)对他作出的恶行。

洛杉矶小马队(LA Alpine Striders)是南加一支有名的华裔青年篮球,曾在各种全国性比赛中屡屡夺冠,球队的教练黄东尼(Tony Wong)更是受到社区敬仰。14岁的受害人JC,当时获得中学教练推荐,才加入了洛杉矶小马队。JC表示,“14岁时,父母经常吵架,我的人生毫无方向,但是在有了篮球,加入了小马队以后,好像终于找到了生命的意义。但是现在想想,我很后悔当初的加入。”

JC介绍,黄东尼对他非常严格,教导他要守时,不能迟到早退,并且做出许多额外的要求:凡事要经过他允许,不许交女朋友,不许独自外出等等。作为交换,黄东尼承诺会照顾他。JC从未错过球队的任何活动,不顾家人,大小节日都和黄东尼一起庆祝,圣诞节、父亲节的感谢卡片从不缺席。然而在慢慢长大后,他开始质疑黄东尼对他的可疑行为。

检察官办公室的资料显示,2004年1月至8月期间,黄东尼利用比赛外出的机会,对15岁的少年进行性骚扰。地点包括球场、更衣室、宾馆等,他还拍下男球员裸体的照片和录像。2015年,他面临12项指控早到警方逮捕。

“这些事情后,我开始质疑一切,他教导我要准时,是真的希望我成为一名有责任感的人,还是只是每天利用我早到的30分钟,对我进行洗脑和猥亵?” 然而,他在鼓起勇气向警方举报后,也失去不少朋友,因为他们不相信黄东尼对做出这种事,甚至指责JC的所作所为是为了钱。这导致JC一度抑郁、失眠、易怒,并试图逃避现实。在接受心理辅导后,他开始学着走出阴影。

位于洛杉矶华埠的阿尔卑斯休闲中心是洛杉矶小马队的主场。庞可阳摄

“我恨我会觉得‘全世界都欠我的,因为我被猥亵’;我恨我觉得‘都是父亲的错,才让那个人得逞’;我恨我会觉得‘人人口口声声说爱我,但是没人出来保护我’;我恨阿尔卑斯休闲中心,我恨球队曾经的食堂,队友的美好记忆,我恨泰式奶茶加冰淇淋。回想我的过去,我并不是那个成功、自信、快乐的少年,我只是黄东尼的玩物!”

当天庭后,JC接受了记者的采访,现已28岁的他有个美丽的未婚妻。擦干眼泪后,JC镇定地表示,“我不认为入狱的年数,可以给我和其他受害人带来正义。重要的不是他被关多少年,而是人们知道他是性犯罪者,不会再伤害到别的孩子。黄东尼做这件事超过30年,给他改过自新的机会,但是真的可以改变吗?”

黄东尼(右)经常让未成年球员们拍摄裸体照片。Fox图

JC的妹妹当天也出庭做出陈述,她说,见证了哥哥这几年那种难以置信的痛苦,绝望的伤害,深入内心的苦。我们成长在没有父亲的家庭中,黄东尼正式抓住这一点操纵了JC,却背叛了他的信任。

相关报道:

【直击】猥亵未成年球员 华裔狼师锒铛入狱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