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外交往事:“永乐大典” 的回归

沼荷

2014年夏,美国亨廷顿图书馆馆长郭必略(Steve Koblic)突然来电话,他有要事要见我。我按约定时间来到他的办公室。在座的有助理馆长莫苏珊、图书馆部主任泽德伯格、中国园“流芳园”园长李关德霞和图书馆中文馆员杨立维等。

我于2011年刚到洛杉矶工作时,曾拜访过郭必略(Steve Koblic),以后时有过从,应该说是“老朋友”了。

郭必略馆长、权波莉馆长会见国图张志清副馆长一行,权波莉馆长关于马克吐温的专著等。 沼荷提供。左一为作者。
郭必略馆长、权波莉馆长会见国图张志清副馆长一行,权波莉馆长关于马克吐温的专著等。 沼荷提供。左一为作者。

他开门见山地告诉我说,“图书馆在整理旧物中发现一册《永乐大典》。为表示友好,图书馆决定将这册《大典》物归原主,捐赠给中国。”

我听后极为高兴。我知道,《永乐大典》是中华民族瑰宝,至今流散世界各地,尚未搜集齐全。若能促成一册回归,这并不亚于父母找到多年失散的孩子……

郭馆长随后又补充说道,“你知道,亨廷顿图书馆正在修建中国园林——流芳园,我们还差一千万美元的资金缺口;如果中方能够鼎力相助,我们将非常高兴。”

我心里明白了。不管怎样,我十分感谢他,有意将我们失散一个多世纪的“孩子归还中国”,而且他将这一信息首先通告我驻洛杉矶总领馆。

1
右四为劳拉· 权波莉馆长(沼荷提供)

回到总领馆,我向总领事做了汇报,并就此事进行认真分析,搞清亨廷顿图书馆的真正意图,然后报告了文化部。不久,中国国家图书馆工作组在参加美东地区图书大会后“顺道”造访该图书馆,了解情况,洽谈《永乐大典》的回归事宜。

国图工作组回国后不久,即给总领馆发函,告知中方可以量力而行地“援建流芳园”这个项目。我立即将此信息转告亨廷顿图书馆。馆方听后,也很高兴。可是,郭必略馆长任期已届满,该馆领导正忙于换届,也无暇顾及这事。

2015年6月,郭必略馆长退休,新任馆长劳拉•S. 权波莉女士(Laura S. Trombley)于7月1日接任。在郭馆长卸任前,我专程拜访,感谢他对中国总领事馆和我本人工作的支持。他表示,《永乐大典》回归中国一事,只好留给其后任完成了。

权波莉馆长上任后,同其前任郭必略一样,她也非常关心图书馆“流芳园”的建设和《永乐大典》的回归。
但她对《永乐大典》回归另有考虑。她将该册《大典》用高清仿真技术拷贝一份,免费赠送给中国国家图书馆;元件暂存该图书馆,待日后处理。

2015年12月3日,权波莉馆长派其中文馆员,也是该册《永乐大典》的发现者——杨立维来华,向国家图书馆赠送了该册高清仿真技术拷贝《永乐大典》。国家图书馆张志清副馆长会见了杨立维馆员。
至此,《永乐大典》“亨廷顿分册”完成了“电子版回归”。

insert ad9

 

2016/07/17

沼荷(原驻洛杉矶总领事馆文化参赞车兆和)于北京·广泉·耕耘斋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